BC省最低工资调整为$15.20!但加拿大人不想回办公室…

由2021 年6 月1 日起,卑诗省最低工资调整至每小时$15.20 元,并调整售酒服务员的最低工资至同样水平。过去四年以来,卑诗省最低工资由每小时 11.35 元,逐步增加至15.20 元。

过去四年来,卑诗省最低工资由每小时 11.35 元,逐步增加至15.20 元。

由2021 年6 月1 日起,卑诗省最低工资(general minimum wage)将会调高至每小时$15.20 元,以及结束售酒服务员受到歧视性的最低工资,达到相同的最低工资标准。预计,全省有差不多40万名省民因而受惠,其中占大多数是妇女、移民和年轻人。

劳工厅长Harry Bains表示:“2017年,我们的政府承诺到了 2021 年 6 月,将会透过定期、可衡量和可预测的增长步伐,把最低工资提高至每小时 15 元。由明天开始,我们将会实现,甚至超越这个目标,从而确保需要定期和公平加薪的工人得到帮助。”

与此同时,6 月 1 日BC省也取消售酒服务员受到歧视性的最低工资,他们的最低时薪由13.95元变为一般最低时薪15.20元。

性别平权省务秘书Grace Lore说:“大概占80%的售酒服务员是女性,售酒工资偏低正是我们努力消除性别薪酬差距的一个明显例子。赚取最低工资收入的工人之中,大多数为女性,其中更有许多是少数族裔和新移民,而她们往往在寻找较高薪工作时会遇到重重障碍。因此,我们需要致力为工人争取足以维持实际生计的薪资水平,而不是让他们的生活受阻。”

在4年前政府开始落实逐步调高最低工资时,卑诗省的最低薪资水平是全国最低的其中一个省份,但生活水平却是最高之一。现在,卑诗省的最低薪酬水平成为了所有省份之冠。由明年开始,本省的最低工资增幅更会与通胀挂钩。

由2021年6 月 1 日开始,BC省的最低工资上调情况如下:

  • 一般最低工资由每小时 14.60 元增加至每小时 15.20 元。
  • 取消售酒服务员最低时薪13.95 元规定,并以一般最低工资的每小时 15.20元取代。
  • 宿营领袖的每日最低工资由116.86 元增至121.65 元;院舍护理员的每月最低薪酬调升至912.28元,管理9至60个单位的院舍护理员,每个房间另加36.56元;至于管理61个或以上单位的院舍护理员,每月最低薪资则会增至3,107.42元。

2020 年,有6%的BC省民(121,000人)赚取的时薪等于或少于最低工资; 有12%的BC省民(244,900人) 赚取的时薪不足15.20元。

对于最低工资上涨这件事,加拿大独立商业联会省级事务部主管Annie Dormuth表示,上调最低时薪肯定对小型商户产生负面影响,因此她希望省府可以落实措施,减低商户其他成本,例如阿尔伯塔省,在培训员工方面, 为商户提供两成半补贴。

素里贸易局行政总裁Anita Huberman一方面承认会增加商户财政压力, 但仍然认为是正确决定,因为BC省生活成本高,她希望联邦可以检讨税制, 减轻商户税务负担。

绿党党领Sonia Furstenau赞成省府调升最低工资。同时还督促省府将公平薪酬委员会变成永久的委员会,令省民可以在最低时薪问题上没有日后的担忧。

尽管薪资上涨,最新一项民调却显示,仅20%受访者表示疫情过后愿意全天回到办公室工作。

据报道,由民意调查公司Leger与加拿大研究协会(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)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,就算新冠病毒感染数量每日下降,加拿大人也不会急着想回到办公室工作。

调查显示,有82%的人认为在家工作有积极作用,只有17%受访者认为在家工作有消极作用,只有 20% 的受访者表示希望像疫情前一样每天回到办公室上班,更多的人则是希望能偶尔回办公室工作。

接近60%的受访者表示,他们愿意有部分时间回到办公室工作,有19%受访者称,如果可以的话,他们永远不想回到办公室工作,而是像现在这样继续在家工作。

为什么加拿大人愿意继续在家工作呢?

理由主要有3个,分别是:方便、省钱和提高工作效率。

甚至约有 35% 的人表示,如果疫情过后老板强行要求回到办公室工作,他们会跳槽。

同时研究中还指出,如果他们的一些同事没有接种疫苗,大约一半想要返回工作场所的加拿大人 (50%) 和美国人 (47%) 不会舒服地重返工作岗位。

这项民意调查在 5 月 21 日至 23 日期间访问了1,647 个加拿大人和 1,002 个美国人,由于调查是网上进行的,因此无法提供误差幅度。

Translate »